•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所有文章 >> 侵财案件 >> 侵财案件案例
  • 祭祀权是身份权还是人格权?
  • 发布日期:2012-03-30 浏览次数:4544 次
  • 李忠轩、谭宗焕诉王奇祭祀权案


      问题提示:祭祀权是身份权还是人格权?

      【要点提示】

      祭祀权是基于某种特定的身份享有的民事权利,应属于自然人亲属权的一种具体形式,其应归于身份权范围。祭祀权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对身份权的保护范畴。

      【案例索引】

      一审: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2006)田民一初字第205号(2006年7月4日)
      二审:安徽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淮民一终字第411号(2006年9月30日)

      【案情】

      原告:李忠轩。
      原告:谭宗焕。
      被告:王奇。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王奇与两原告之女李静系夫妻关系。2001年元月4日李静因病去世,次日在本市火化。李静火化后,其骨灰由被告王奇保管。原告曾多次询问被告李静骨灰是否安葬、安葬何处,但被告至今未明确告知两原告,致使两原告无法祭奠女儿。2005年底,两原告以其女儿李静骨灰去向不明,无法祭祀为由,要求被告王奇安葬李静骨灰,双方发生纠纷,两原告起诉至法院。
      原告诉称:两原告之女李静于1998年与被告王奇结婚,2001年因病去世后,被告王奇一直未将李静安葬,亦未告知原告李静骨灰的去向,致使原告无法祭祀女儿,使其精神受到极大伤害,请求法院判决:(1)被告及时安葬李静骨灰;(2)被告支付两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2万元。
      被告辩称:被告之妻李静于2001年元月4日去世,第二日在本市火化。原告李忠轩对被告提出特殊要求:埋葬李静骨灰,埋葬地点只能被告一人知道,以免原告谭宗焕天天探望,影响其正常生活和身体健康。被告应原告李忠轩的要求,一直守口如瓶。现两原告出尔反尔,要求被告承担责任,于法无据。

      【审判】

      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我国传统的伦理观念和长期形成的民间风俗习惯,祭奠既是生者对死者的悼念,也是对生者精神上的一种安慰。两原告作为李静的父母,与被告应享有对李静平等的祭祀权,被告在行使自己权利和自由的时候,不得损害原告的合法权益。被告应将李静骨灰存放地方或安葬何处告知李静父母。被告未履行告知义务,致使原告无法祭奠,侵犯了原告的合法祭祀权,有悖于社会善良风俗,主观上具有过错,应承担过错责任;且被告因其行为造成原告无法对女儿进行祭奠,精神上受到伤害,应予以赔偿,并将李静骨灰安葬后立即告知两原告。综上,原告关于被告及时安葬其子女骨灰的诉讼请求,理由正当,于法有据,应予以支持。关于被告应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2万元的诉讼请求,理由正当,但数额偏高,本院予以部分支持。被告关于对李静骨灰去向予以保密是依原告所请的辩解,无证据支持,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九条、第十条,作出如下判决:一、被告王奇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在合法之墓地将李静骨灰予以安葬并告知原告李忠轩、谭宗焕。二、被告王奇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李忠轩、谭宗焕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4000元。三、驳回两原告李忠轩、谭宗焕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10元,其他诉讼费用160元,合计970元,由被告王奇负担。
      一审宣判后,王奇不服提出上诉,上诉理由主要为:(1)李静骨灰安葬只有上诉人一人知道,是应被上诉人李忠轩的要求而为,是双方诺成性民事法律行为,不得擅自变更或解除。(2)侵犯祭祀权的诉讼时效应为两年,本案早已超过诉讼时效。(3)精神损害赔偿缺乏依据,判决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证据不足。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关于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抚慰金4000元的判决,本案的诉讼费用全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李忠轩、谭宗焕答辩称原判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相同。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祭祀是生者对死者悼念和寄托哀思的方式,符合我国善良风俗,应当受到法律保护。被上诉人李忠轩、谭宗焕作为死者李静的父母,享有对李静的祭祀权。上诉人王奇在安葬李静骨灰后,未告知两被上诉人李静的安葬地,致使两被上诉人无法祭祀,侵犯了两被上诉人的合法权利,且对上诉人的精神造成一定的伤害,应当予以适当赔偿。上诉人王奇提出没有告知李静安葬地是按照被上诉人李忠轩的要求所为,属诺成性民事法律行为。对此事实,李忠轩不予认可,上诉人亦未提供证据加以证实,故本院不予采信。上诉人提出本案超出诉讼时效,因祭祀是每年持续进行的活动,上诉人侵权行为随着每年的祭祀活动不断发生,故本案两被上诉人的主张并未超过诉讼时效,上诉人王奇的该项理由不能成立。综上,原审认定基本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和理由均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作出如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一审案件受理费承担方式不变;二审案件受理费810元,其他诉讼费182元,合计992元,由上诉人王奇承担。

      【评析】

      1.祭祀权的概念及性质。
      笔者认为:祭祀权是指近亲属对亡故亲人祭奠、悼念的意愿和可能,是基于某种特定的身份享有的民事权利,应属于自然人亲属权的一种具体形式。其应归于身份权范围。(有观点认为祭祀权应属人格权范围,笔者认为不妥。人格权是自然人或法人因出生或成立而当然享有的权利,无需任何意思表示或经过特别授权,是民事主体维系其存在,进行民事活动的前提,是法定权利。而祭祀权不是每个民事主体都能享有的权利,必须当民事主体因婚姻、家庭关系或因从事某种行为而取得某种身份时才能享有。其性质应是身份权。)祭祀权在我国法律上虽无明确规定,但祭祀亲人是我国自古即有的风俗习惯,国家亦倡导文明祭祀行为,祭祀权利作为亲属权的一种具体形式应受到法律保护。
      2.祭祀权的享有、行使和法律保障。
      祭祀权既是一种亲属权,那么它的权利义务主体则是具有特定亲属身份的自然人(也不排除在死者生前对死者尽主要抚养、扶养、赡养义务的自然人)。祭祀权的享有顺序一般应按法定继承顺序进行,同一继承顺序的近亲属应享有平等的祭祀权,并适当向对死者尽主要义务者的祭祀利益倾斜。在不违反国家法律、政策有关规定的前提下,死者去世后其安葬方式和地点应本着尽量尊重死者生前本人意见及其近亲属的意见,尊重善良风俗,并方便亲属祭奠的原则予以选择。祭祀权的行使方式也应当符合法律和行政法规、规章条例的规定,遵从公序良俗;法律应对祭祀权人的祭祀权利及合法、文明的祭祀行为予以保护。
      3.侵犯祭祀权的法律后果。
      祭祀权是公民享有的合法民事权益,侵犯祭祀权应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包括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恢复原状、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因祭祀权的行使承载着权利主体的深厚感情,祭祀权遭到侵害,势必会给权利主体在心理和精神上造成伤害,如果造成严重后果,侵权者应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主要对侵犯人格权所产生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予以了规定,仅《解释》的第二条涉及到身份权中的亲属权,一审法院引用《解释》第一条虽不贴切,但也是无奈之举,建议今后补充对身份权的相关规定。本案中李静去世后,李静之夫王奇未及时将李静骨灰予以安葬,并将安葬地告知李静父母,使得死者难以安息,生者不能前往悼念、寄托哀思,有悖于公序良俗,不可避免会给李静父母在心理和精神上造成严重伤害。王奇在行使自己对其妻李静祭祀权的同时,已侵害了李静父母李忠轩、谭宗焕的祭祀权,应对侵权后果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人民法院认定王奇的行为构成侵权,且其主观有过错,给李忠轩、谭宗焕造成了精神损害,判决其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正确。

      (一审合议庭成员:郑小明 胡长喜 汪邦应 二审合议庭成员:宫轶男 卞九龙 朱 莉 编写人:安徽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朱 莉 责任编辑:黄 斌)

  • 侵财案件 相关咨询
  • 更多
  • 暂无